墨珩||Orbidden『Reficul』

『明媚』二

没有哭
只是那种生理盐水从眼眶流出罢了
也没有人觉得自己是在哭
就连所谓最亲密的友人
都笑着看着我
仿佛是看一场精彩的表演
如此有趣
脸上的液体逐渐蒸发
肆意的悲伤融入空气
然后
依旧以明媚的模样生活
也许你现在看着的这篇文章
就是明媚的人笑着写的呢

评论

热度(1)